第两千零三十二章 狱海泛舟(1 / 2)

青葫剑仙 竹林剑隐 4748 字 1个月前

大殿之中,梁言毫不示弱,与李贵针锋相对,气氛变得有些紧张起来。

这位麻脸将军脸色阴沉,似乎也没想到“陆谦”会顶撞自己,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,忽的冷笑道:“都说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!好,本将军言尽于此,陆道友如果不听劝,将来闯下什么祸,可别怪到本将军的头上!”

说罢,他把手中的丹药和符箓重重拍在了桌上,接着头也不回,转身大步离去。

看着李贵离去的方向,梁言双眼微眯,眼中精光一闪而过。

他知道李贵有些愤怒,而自己就是故意要气他的!

因为在这之前,他没想到李贵此人的感知如此敏锐,居然发现了自己心境上的一丝波动,从而引起了对方的怀疑。

如果自己唯唯诺诺,企图遮掩过去的话,反而会让李贵的疑心更重。

所以梁言故意高调与他作对,把李贵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窃取剑诀这件事情上,虽然此举激怒了李贵,但也让他确认了自己的身份,就是陆谦无疑。

至于李贵回去之后,会不会想办法报复自己,梁言根本就不担心,毕竟他又不是真正的“陆谦”。

目送李贵离开太子府,梁言转过身来,将桌上的符箓和丹药都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
这下他是真的有些激动了。

破阵符箓已经到手,现在只要回去把自己的肉身解封出来就行了!

距离自己离开封印之地,也就只过去了一天的时间,郭图、林越二人都被自己制服,应该翻不出什么浪花,只要这一天的时间,没有人去过那里就行!

梁言知道越是接近成功,就越要冷静,他把东西收好之后,平复了一下心情,脸色重新变得古井无波,向太子府外面走去。

陆谦身为通玄真君,在太子府的地位不小,一路所过之处都有人向他行礼。

到了门口之处,梁言正准备出去,身后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:

“陆谦!”

梁言微微一愣,这个时候,他是真的不想有人找自己。

但是没办法,现在的身份毕竟还是“陆谦”,不想引人怀疑,免得功亏一篑。

梁言调整心情,转身看去,只见是一个半百老者,身穿大红官服,面孔方正,三绺髭髯飘飘,显得颇有气度。

他搜索了陆谦的记忆,想起此人名叫“闻秋华”,是轩辕奇幼年时候的老师,平时为他出谋划策,修为已经到了通玄后期。

此人在太子府的地位极高,梁言不敢怠慢,拱了拱手道:“见过闻大人,闻大人突然叫住在下,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

“嗯。”

闻秋华点了点头,目光往四下一扫,淡淡道:“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,你跟我来吧。”

说罢,也不给梁言反应的时间,转身就往内院走去了。

看着此人的背影,梁言心中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,但表面却不好发作。

“算了,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,如果被人看出了破绽,那就拿不回肉身了。”

站在原地想了想,梁言最终还是选择跟了上去。

两人沿着一条小路,很快便来到了一间阁楼的面前,闻秋华把梁言带入阁楼,反手把门关上,又在四周布下隔音禁制。

做完这一切后,闻秋华才在一张茶桌前悠悠坐下,给梁言和自己同时沏了一杯茶。

“陆参军,请!”

闻秋华把手一摆,示意他在对面坐下。

梁言当然没有这个心情饮茶,不过还是在桌前坐下,冲闻秋华拱手道:“闻大人,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了吧,陆某还有任务在身,不好耽搁太多时间的。”

“呵呵,不急!”

闻秋华摆了摆手道:“陆参军,尝尝我这杯冰魄茶,可是用千年雪莲泡制,虽然没有寻常灵茶的清香,但却别有一股风味!”

梁言见他不急不忙的样子,心中恨得牙咬咬,但现在也别无他法,只能装模作样的低头品了一口。

一股寒气直冲肺腑,但是瞬间又化为一股暖流,仿佛冰火两重天,梁言只觉得通体舒畅,昨天和鲁胜争斗时留下的伤势,居然不知不觉好了一小半。

“咦,这冰魄茶还真是不俗!”

梁言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,把玩着手中茶杯,看上去十分感兴趣。

“呵呵,陆参军喜欢就好,这可是老夫的珍藏,平时很少拿出来招待别人,等会我再取一点,让陆参军带回去慢慢品。”闻秋华捋着胡须,满脸微笑。

“闻大人可真是折煞我了,陆某不过小小一个参军,您可是太子身前的大红人,无缘无故给陆某送此厚礼,陆某怎么消受得了!”梁言不咸不淡地挡了回去。

“陆参军,这点礼物不算什么,如今太子上位,正是急需人手的时候。听说你在不久前突破到了剑丸境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,等你剑丸开封的时候,太子恐怕还要委以重任呢!”

闻秋华对陆谦一阵吹捧,梁言心中却是暗骂了一声“老狐狸”!

这老狐狸把自己带到这里来,又是送礼又是带高帽,这明显是要给陆谦灌迷魂汤啊。

“闻大人,您就不要吹捧在下了,陆某几斤几两,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。您把我叫到这里来,恐怕不只是为了请我喝茶吧?”

梁言说到这里,脸色一正,把手中茶杯放下,又接着道:“闻大人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,陆某还有要务在身,酉时三刻之前,必须赶去给无双城那人送药。”

闻秋华听后,把玩着手中茶杯,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“如果我说..........我想请陆参军办的事情,就是不去给那人送药呢?”

“什么?!”

梁言先是微微一愣,随即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。